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灵异事件 > 阴阳师的抉择 > 详细内容

阴阳师的抉择

分享到:
关闭
作者:网络收集  阅读:62 次  点赞:5 次  鄙视:3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guibashi.com 收集整理
听故事 - 阴阳师的抉择
00:00 / 00:00

-

+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    故事发生在1942年,正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如火如荼的时候。当时在湘南耒阳县有个远近闻名的阴阳师叫姚平,除了给人看墓穴、看风水之外,有时还顺带“捉鬼”看病,因此人们又叫他风水先生。
    姚平这个行业非常迷信,认为天上只要有流星闪过,证明这一带就有人要死,也就证明他的活计要来了,马上就有饭吃了。因此,每天晚上姚平都要仰着脖子看西天边的星星。
    有一天晚上,姚平看见西天边滑过一颗闪亮的流星。翌日清晨,他吃过早餐,便带上自己的行当缓缓地向西边漫游过去。走了半晌午,他竟稀里糊涂地摸到了一个战场上。当听到那激烈的枪炮声时,他以为自已来到了丧家,没想到却看到了从来没有见过的场面──战场上。八路军和日本兵在殊死战斗,枪炮声震耳欲聋、子弹漫天横飞、杀声响彻天空,这令他始料不及。
    姚平看到如此骇人的场面,吓坏了,赶紧往回跑,躲进了一个废弃的土窑里。再后来,枪声更加密集起来,他爬出土窑,想找机会溜走。就在这时,他看见一个八路军战士骑着一匹白马“嗒嗒”地跑了过来。密集的子弹从战士头上“嗖嗖”地飞过去,战士年龄不大,脸上毫无惧色。霎时,战士中弹了,疾驰的白马也中弹了。
    战士从马上跌落下来,翻滚下了山坡,那匹受伤挣扎的白马也一同坠落下去。
    姚平完整地看见了这个场面,吓得完全窒息住了。
    很快,一群日本兵骑马赶到了,他们停在山坡前,往下打着枪,喊着日语。
    姚平害怕极了,赶紧趴到草丛里,闭上眼睛,捂住耳朵,恨不得把自己的身体埋进地下。后来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睁开眼睛,发现四周静寂,没有一点儿声音。他小心翼翼爬出草丛,顺着山坡走下去,看见了已经死去的八路军战士,还有那匹已经死去的白马。
    战士的脸上没有受伤,子弹打在胸口上,血凝固在胸前形成了一个硬硬的血疙瘩。死去的战士眉清目秀,看上去很年轻,比姚平的大儿子还小。
    当时,姚平做出了一个后来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决定:他要安葬这个死去的八路军战士。于是,他背着这个战士来到了一处高坡上,然后拿出罗盘,看了风水,最后又把战士背起来,到了一处阳光照射特别充足的地方。完全是凑巧,这里竟然有一个深坑,好像很久以前就有人挖好了。姚平看见这个深坑,心头一惊,愣怔了片刻,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──这是天意呀!于是,他杷战士顺进了深坑里,自己又跳下去把战士放平。
    战士身上背着一个破旧的黄色牛皮包,姚平把牛皮包左右看了看,背包带子已经攥在他手里了,可就是摘不下来,好像已经死去的战士正在跟他较劲儿,死也不让他拿走。

    阴阳师姚平当然迷信天意,很快打消了拿走黄色牛皮包的想法。他想这小战士这么小就死了,放在平常,家里肯定要陪葬点儿东西的,就把这个黄色牛皮包当作这个苦命娃的陪葬品吧!
    最后,姚平双手捧土,把战士尸体覆盖住,又找了一些树枝把土坑遮盖好,然后下山。
    半路上,姚平碰上了一队身穿灰布军装的八路军战士,他们端着枪,正在四处搜寻着什么。
    一个络腮胡的战士看见姚平,走过来问:“老乡,见没见到一个和我们穿一样衣服的兵?他骑着一匹白马。”
    姚平听了,说:“骑白马的呀!被日本兵打死了,我把他埋了。”
    战士们一听,立刻围拢过来,还是那个络腮胡战士说:“怪不得我们只找到死去的白马,没找到小王,他真牺牲了。那你把他埋在哪里了?带我们去找。”
    一个嘴快的战士接话说:“我们要把人挖出来。”
    姚平愣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你们要把死人挖出来,绝对不行。死人埋入地下,入土为安,魂灵已经到了那边,如果再挖出来,那就等于把一个死魂灵放到了阳间,他会变成孤魂野鬼的。”
    嘴快的战士说:“必须挖出来。”
    姚平是一个恪守职业操守的人,说啥也不行。没办法,八路军战士只好把他带走了。
    姚平被八路军战士带到一个当官的面前,这个当官的是个团长。
    团长弄清了事情原委后,首先感谢乡民姚平冒着生命危险把八路军战士的尸体埋葬,这是对八路军的热爱和敬重,但死去的这个战士是个传令兵,身上带有重要文件,所以必须得把他的遗体挖出来。

    姚平脑子灵活,说:“长官,你是发文件的官,文件上的事,你肯定知道,哪里还用得着去掘坟呀!”
    姚平故意用了“掘坟”两个字,这样听上去很有一种大逆不道的味道。
    团长怔了一下,低下了头,脸色特别难看。姚平顿时害怕起来,长官发怒,那是要挨枪子的。这时,旁边一个给他倒水的小战士小声说,发文件的团长已经牺牲了,眼前这个团长是新上来的,他刚才的那番话触动了这个团长的心灵伤痛。
    阴阳师姚平有自己的准则,他会坚守阴阳师这个行业的所有规矩,绝不能破了规矩。所以,他坚定地说道:“这个坟是不能挖的。”随后,他讲了两点,除了入土为安之外,还有一点更重要,这个八路军传令兵死前跟他有约定,他不能违背死人的诺言,死者为大。
    团长一听,有些惊愕地望着他。
    姚平一脸真诚地告诉团长:“那个八路军战士死前紧紧抱着胸前的黄色牛皮包,用仅有的一口气跟我约定,一定不能把皮包拿走。战士说他已经没有力气毁掉皮包里的东西,但是这个皮包不能丢了。战士只剩下一点力气,就是抱着,不能拿走……最后战士慢慢地死了,死后眉毛拧成一条虫子,一副不放心的样子。”
    团长听了,半晌没开口。
    姚平接着说:“当时我试着拽一拽那个皮包,可是战士抱得特别紧,就像长在了他身上一样,就像是他身上的一个器官……最后,我只好把人和皮包一起埋了。”
    说完,姚平指天戳地地发誓,他没有说一句谎话,否则天打雷劈遭报应。
    团长轻舒一口气,说了句:“皮包幸亏没有落到日本人手里。”但还是决定,一定要把牺牲的传令兵小王的坟墓找到,要把那个牛皮包找回来。
    姚平是一个遵守诺言的人,尤其是跟死人定下的约定更不能违背,还有他也不能违背这个行业的规矩,否则等于自毁前程,不仅丢了这个行业的饭碗,还会断了后代的从业,坏了阴阳师这个行业的规矩。
    姚平被暂时扣押在八路军团部。后来,趁着八路军忙乱当日,姚平偷偷地跑了。但这件事却从此流传开来,附近的老百姓都知道了这件事,而且越传越可怕,最后演变成了那个牛皮包里有黄金,满满一大皮包的黄金,还有的说法是,牛皮包里有价值连城的宝物。所以,好多人都开始四处寻找,就连盗墓贼都盯上了这件事。
    姚平从八路军团部跑出来后,又开始四处游走,干起了阴阳师的行当。晚上仰着脖子看西天边的星星,白天去给自己找饭吃。仅仅过了几天时间,一个叫赖五的土匪头子领人截住了他,把他带回了山上。
    赖五不给他饭吃,也不给他水喝,逼迫他说出怎么把八路军传令兵谋财害命的,那牛皮包里的宝贝藏在哪里。
    姚平大喊冤枉,说那个牛皮包里啥都没有。
    赖五不信,退后一步,让他讲出埋葬传令兵的地点,只要看到黄皮包,证明他没有说谎,立马就放了他。
    姚平知道赖五这家伙心黑手辣,不会轻易放了他,于是故意装作害怕的样子,说时间长了,自己已经不记得地点了。
    其实,姚平脑子好,怎么会忘记呢?凡是经过他看风水的地方和人家,他都记得很清楚,多少年之后都不会忘记。但是赖五想要掘坟,那可是他绝不能容忍的事情,连八路军团长要求掘坟,他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,何况赖五这个土匪。
    阴阳风水这个行当时大有规矩,掘坟刨墓不仅坏了道上的规矩,还会毁了这门手艺,会让阴阳师失去道法,以后没人再信他,等于自己毁了饭碗,也给子孙断了这条生路。因为这个行当是可以传给下代、下下代的。姚平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着人类躯壳的神,他也相信将来自己的儿子、孙子乃至重孙子、子子孙孙都会继承他这碗饭的,这是一个旱涝保收的职业,哪个朝代都会死人,哪个朝代阴阳师都会有饭吃的。
    可是,现在落到了赖五手里,赖五是个蛮不讲理的土匪,他见姚平执意不肯说出八路军传令兵埋在哪里,于是非常的生气。他断定那个牛皮包里有黄金,姚平不愿说出来,自己得不到,他更不希望黄金落到别人手里。于是,他对姚平说:“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,如果再不说,我只好活埋了你,让你和那个小八路去做伴。”
   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到了,就在姚平感到绝望至极的时候,一阵枪炮声响了起来。紧接着,一队身穿灰布衣服的八路军战士持枪打了进来。不久,赖五被乱枪打死,八路军解救出了关在石洞里的姚平。
    原来赖五带领的这股小土匪前次为了抢夺八路军的医药,打死了一名八路军医生和一名伤员。八路军团长闻讯很愤怒,当即命令八路军一个营长务必消灭赖五这股顽固不化的土匪。就这样,姚平被八路军救了出来。
    两个时辰后,姚平又被八路军战士带到了八路军团长面前。团长看到姚平,笑呵呵地说:“你不辞而别让我格外想念,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。”
    姚平有些尴尬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
    团长拍拍姚平的肩,让他坐下,问:“我们的传令兵小王的坟到底在哪里?你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    姚平突然流出眼泪,说:“长官,当时正在打仗,头顶上响着子弹,我害怕极了,所以真的忘了地点。”
    团长盯着姚平看了一阵,缓缓地说道:“我们的传令兵小王临死之前怕你把皮包拿走,把里面的重要文件遗失,所以才死后紧抱住皮包,他是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皮包里的秘密。”
    姚平低着头,擦着眼泪,没说话。
    团长探过头,轻声说道:“你知道皮包里的秘密是什么吗?”
    姚平惊愕地抬起头,惶惶地连连摇头。
    团长说:“这个秘密就是一份名单,一份我团阵亡的八路军将士的姓名和籍贯的名单,上面共有600多人。小王本来要把这份名单送到师部去,很可惜,半路上遇到了日军,牺牲了。”
    团长点燃一根烟,抽了一口,深沉地说道:“如果找不到这份名单,那么我团战死的600多名将士将成为无名英雄或者失踪人员,他们的家属得不到他们的消息,每年的清明也就无法祭拜。用你们阴阳师的话来讲,他们将成为600多个孤魂野鬼,是不是这样?”
    姚平惊讶地张着嘴,半晌没合拢。他万没想到传令兵的皮包里装着的会是这样一份阵亡将士的名单。良久,他才嗫嚅道:“长、长官,你是在诳、诳我……”
    团长苦笑着摇摇头,说:“我真的没有诳你。我是一个团长,我以一个团长的名誉向你保证,传令兵小王的牛皮包里装着的就是这样一份名单。只有掘开坟墓,拿出名单,你就会信了。”

    “那,你让我再想想。”姚平有些茫然地说道。
    那天晚上,姚平和几个八路军战士挤在一张床上,可是整整一个晚上,他却辗转难眠。
    第二天上午,姚平终于答应团长带他们去找传令兵小王的坟,可是他有一个要求,他要看看那个牛皮包里是不是真的装着一份600多人的阵亡名单。
    团长庄重地点了点头,答应了他的要求。
    中午时分,姚平领着团长一行人来到了传令兵小王的坟墓旁。移开盖在坟上的树枝,几个八路军战士很快用铲、锹把坟刨开了。传令兵小王静静地躺在里面,双手紧紧地抱着胸前那个牛皮包。
    姚平自告奋勇跳了下去,想把牛皮包从小王手里拿上来,可还是像上次一样,他连拽几下都没拽动,好像传令兵小王在跟他抢夺这个包一样。
    团长皱了皱眉,挥挥手,让姚平退到一边,自己跳下去,抓着皮包绳轻轻一拉。奇迹出现了,只见传令兵小王的两只手软软地松开了,皮包被团长轻轻地拉了过来,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惊呆了。
    团长拍拍皮包上面的土,打开包,从里面拿出几张折叠的纸,看都没看就递给了旁边的姚平。
    姚平接过纸,哆哆嗦嗦打开,几个醒目的毛笔字立刻呈现出来:“阵亡将士花名册”。
    没错,团长说的是真的。
    姚平重新把纸折叠好,递还给团长。突然,姚平说道:“长官,掘开坟墓,传令兵小王就会成为阳间的一个孤魂野鬼,回不了阴间。我死之后,请把我和他安葬在一起,我就可以领他回阴曹地府,切记切记。”
    话一说完,姚平竟然直挺挺地倒在了坑里。
    团长一时愣住了,几个八路军战士赶紧跳下坑扶起了倒地的姚平,只见他眼睛紧闭,脸色发灰,竟然生生死去了。
    众人一时都呆住了。
    良久,团长轻轻一挥手,说:“就按他说的办,把他们两人合葬在一起吧!”
    众人立马把姚平的遗体和传令兵小王的遗体摆放好,然后开始填土。
    一个小战士偷偷问团长:“团长,这个阴阳师刚才说的是真的吗?”
    团长点点头,又摇摇头,说:“你们可以不相信,但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。”
    小战士有些惊讶地问道:“团长,你为什么相信他说的是真的?”
    团长说:“因为我参加革命前,就是一个阴阳师……”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发表评论
内容:
剩余字数:360/360


     :: 正在为您加载评论……


每页10条,共0
play
next
close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