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民间鬼故事 > 白骨村 > 详细内容

白骨村

分享到:
关闭
作者:网络收集  阅读:160 次  点赞:3 次  鄙视:3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www.guibashi.com 收集整理
听故事 - 白骨村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5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    1.事故
    林欣做了一个梦:
   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,睁眼看见车窗外满山遍野的绿色,一排排半人高的玉米秆子像是军队一样站在两边,列队欢迎。头顶是一座巍峨的高山,再往上是层层叠叠的云朵,看起来仿佛就要到达天庭。
    车子里很闷,不知道是因为刚才做梦的缘故还是没有开窗的原因?林欣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身体,车里的其他人大都昏昏欲睡,只有司机和导游小李聚精会神地盯着前面。
    这是一个通往一个名叫云水度假村的旅行团,除去司机和导游一共六个人.林欣是一名大学生,趁着暑假出来散散心。
    坐在她前面的是一对中年夫妻,男的叫杜天成,女的叫薛琳。此刻两人相互依偎着睡得正香。
    “小李导游,我们还需要多久啊?”坐在林欣身后的是一个男孩,名字叫赵克山,是一名旅行爱好者,他和他的旅友们约好在云水度假村见面。
    “应该快到了吧!”导游小李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话,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手里的地图。
    “我们走错路了。”坐在赵克山旁边的男人说话了,他叫罗明,这是他坐上车说的第二句话,第一句话是自我介绍时讲的。他大约三十多岁,头发很短,眼神犀利而敏锐,每每看到他的目光,林欣总有一丝莫名的寒意。
    “什么?走错路了?”赵克山惊声叫了起来。
    “好像……好像是吧!”导游嚅喏着说道。
    导游的话像是一滴落进油锅里的水,顿时炸开了。旁边沉睡的杜天成夫妇也醒了过来。当然,最着急的是赵克山,他甚至骂起了带队的导游和司机。
    这个时候,车子猛地往前一倾,然后开始四下摇晃起来。车里的人立刻停止了交谈,叶子菲一下抓紧林欣的手,还没有等她来得及尖叫,车子重重地撞到了什么东西,然后翻了过来。
    “妈的,这下完了。”林欣感觉一股巨大的气流涌过来,她听见身后的赵克山骂了一句,然后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……
    大雨倾盆,疯了一样洗刷着世界。
    林欣睁开眼的时候,雨水已经停了,身上湿漉漉的,她摇了摇头,身体机能慢慢恢复知觉,记忆也随之浮游而上。

    夜光表上清晰地显示出日期,2009年8月23 日。
    “啊,这是哪儿?”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,这个声音和晕倒前那句咒骂重叠到一起勾勒出一个人的样子——赵克山。
    其他人呢?林欣忽然想了起来,她站起来四处张望了一下,杜天成夫妇躺在自己一米以外,林欣走到他们面前。
    “我们……我们这是在哪?”杜天成先醒了过来。
    “罗明、导游和司机都不见了。”赵克山四处转了一圈说道。
    “我在这里。”突然,一个声音从旁边翻倒的面包车里钻了出来,他是罗明,“司机和导游在车里,已经死了。”
    “什么?导游死了?那……那我们怎么办?”薛琳尖叫了起来。
    林欣和杜天成对视了一眼,薛琳提出的问题也是她们所担心的。
    2.寻路
    路的尽头还是路,前面黑压压的依然是荒草与树木,除了满天星光再没有任何可以看见路的光线。
    赵克山皱紧了眉头,似乎在思索什么问题。
    “怎么还是这?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?”薛琳嘟囔了一句。
    罗明蹲下来,仔细盯着路面上的泥土,并且拿起一些干草放到嘴里嚼了嚼。片刻后,他指着左边说,“走,往那里面走。”
    “那里是一片荒草啊!”赵克山愣住了。
    罗明没有理他,提步向前走去。其他人跟在后面,无奈之下的赵克山只得跟了过去,不过他依然不甘心地咒骂着。

    穿过一片荒草,一条羊肠小道出现在眼前。小道绵延向前,同时映入眼帘的是几个稀稀拉拉的火光,那是一个村落。
    “太棒了,只要有人就好了。我以为我们进入原始森林了呢!”林欣开心地拍起手来。
    “罗明,你到底做什么的?怎么闻了闻树叶就知道这里有路?”赵克山声音软了下来。
    “泥土的翻新程度代表有没有人经过,叶子的味道代表时间的长短。我以前在大学学的是地质学,现在自己开了一家侦探所。”罗明说道。
    “怪不得我觉得你身上有一种正义感,原先以为你是警察,没想到是侦探。”赵克山笑嘻嘻地说着,眼中满是谄媚。
    “你们看,那是什么?”忽然,薛琳指着前面说道。
    林欣顺着薛琳的指向望去,那里是一块大约十平方的空地,上面密密麻麻竖立着十几块石碑,在阴沉的月光下泛着鬼魅的光芒。
    罗明率先走了过去,在那些石碑的第一排立着一块比其他石碑大一倍的石碑,上面刻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。
    “幕村?”赵克山盯着那两个字喊道。
    “不是,是冥村,这是钟鼎文。”杜天成否认了赵克山的话。
    “钟鼎文?以前雕刻在铜器上的文字?”罗明皱了皱眉头问道。
    “不错,这是一种从甲骨文演化过来的文字。其实很常见,但是早已经失传。据说红岩天书就是这种文字篆刻的。”杜天成说道。
    林欣对于石碑上的文字是什么倒没兴趣,她关心的问题是冥村两个字的意思。前面那个村落会是这个叫冥村的地方吗?
    冥村,顾名思义不就是鬼村的意思吗?真不知道他们找到的这个地方是生机还是死谷?
    “冥村不会指的是前面那个村吧?”薛琳问道。
    “很有可能,很多地方特别是一些村落都喜欢立碑示名。我听过很多诡异的村落名字,冥村倒是头一次听说。”杜天成摸了摸下巴,面带困惑。
    “不管是冥村还是鬼村,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吧!反正这么多人,会有什么危险?大不了报警。”赵克山耸r耸肩说。
    提到报警,林欣忽然想起了口袋里的手机,伸手摸了一下才发现里面空空的。她刚想问旁边的其他人。
    “不用看了,我们的手机被人拿走了。我醒过来就发现了。”罗明说话了。
    “妈的,怎么会这样?”很显然,赵克山也想到了自己身上的手机。
    这个时候,前面突然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,所有人都揪紧了神经,他们定定地看着前面的路口,罗明甚至拿起了一块石头。
    3.传说
    罗明放下了那块石头,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头发蓬松、衣服褴褛的男人,他走路晃晃悠悠的,身体重心似乎不稳。
    “饥,死,死,人。”那个人嘴里含糊不清说了一句话,然后晕了过去
    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罗明扶起那个人,可是他却一动不动。
    林欣刚想说什么,路口突然走过来一群人,他们当中有男有女,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人,他目光阴沉,直直地看着罗明,“放开那个人:”
    罗明愣了一下,松开了手里的男人。
    就在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那个老人身后窜出几个年轻人来,他们的手里拿着铁叉和镰刀,虎视眈眈地把他们包围起来:
    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薛琳叫了起来。
    “给我带回去。”那个老人冷哼一声,然后转身向前走去:
    “妈的,你们是什么人?野人吗?”赵克山谩骂着,不过最终还是被人推着向前走去。
    火光渐渐清晰起来,一个村落出现在眼前,说是村落其实零零散散就十几户人家。一路上,罗明和杜天成试着跟那些拿铁叉的人交谈,可是他们像是聋了一样根本听不进去。
    走到村口的时候,林欣看见那里摆满了类似于棺材的长形东西,上面全部拿着石头压着黄纸,看起来就像是恐怖片里的场景一样。同样,其他人的目光里充满了疑惑。只有杜天成皱着眉头,在思索什么问题。
    最终,一行人被锁进了一个废弃的房子里。无论他们怎样谩骂求和,对方根本不理会。就在所有人不知所措的时候,杜天成忽然站了起来,他嘴角哆嗦着,半天吐出一句话来,“糟了,我们来到白骨村了。”
    “什么?白骨村?怪不得,怪不得。”旁边的罗明也是恍然大悟。
    “白骨村是什么地方?”林欣和其他人听得一头雾水。
    “白骨村的原名就叫冥村,这件事情还要从解放前的一件事情说起……”杜天成摸了摸下巴,讲起了事情的原委。
    “事情发生在一名姓陈的办事员身上,他本来去一个名叫百里村的地方办事,结果因为下雨走错了路,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村落,那就是白骨村。白骨村保持着一些族落的传统风俗,作为外人,村里的人对他很热情.并且请他参加了村里的一场盛宴。

    “那是一场葬礼,白骨村所有村民聚在祠堂,当一切仪式举行完毕后。村长带头拿起准备好的菜刀向死者的身体切去……”
    “我的天,难道他们肢解了死者?”薛琳惊声打断了杜天成的话。
    “何止是肢解,他们把死者的身体分着吃了,并且把最好的心脏拿出来给陈办事吃。可想而知,那是一件多么残忍可怕的事情。陈办事回来后便疯了,躲在房间里不愿意见人。后来,政府派出警察去寻找白骨村,找了几次却没找到。”罗明接过了杜天成的话。
    “你是说我们现在就在这个村子里?”林欣看了罗明一眼,问道。
    “很有可能这里就是当年那个传说的白骨村。刚才我们遇见的那个人嘴里不是说了一句,饥死死人吗?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应该是祭祀死人。现在他们正在举行仪式。”杜天成冷声说道。
    “那我们该怎么办啊!”薛琳的话刚说完,门外传来了一个沉重的脚步声,然后门被打开了,两个村民架着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    4.规则
    门被关上了,被扔在地上的男人一动不动,像是死了一样。这个男人正是刚才他们在村口见到的那个男人。
    罗明走到男人面前,用手轻轻掐了一下他的人中,然后慢慢揉着他的胸口。伸手的时候,罗明看见男人的手腕上有一个硬币大小的烫伤,这个时候,男人“噗”的一声吐出一口痰,醒了过来。
    “水……水。”男人恢复意识后,嘴唇蠕动着。

    薛琳慌忙从背包里拿出水递了过来,送到男人的嘴边。
   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男人的身上,男人喝完水后,目光渐渐恢复了神采。他看着其他人,叹了口气说,“你们怎么……怎么没跑?”
    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这里是什么地方啊?”赵克山紧声问道。
    “这里就是曾经的白骨村,一个月前,我和我的同事无意中来到了这里,这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。”男人说着眼泪落了下来,“对于白骨村的传说,想必你们早已经听过。现在的白骨村村长名叫王德,是一个疯狂的偏执型崇拜者,他认为白骨村是神眷顾的村落,所以每年总会选出祭祀者来感谢神。最开始他是从本村选人,到后来,他们开始把目光对准了外面。”
    “可是,这里这么偏僻,除非走错路,外人怎么可能进来啊?”林欣疑惑了。
    “白骨村的人每年都会派村里人出去寻找目标,然后把他们带回来。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,你们一定也是被白骨村的人带到这里的。”男人冷笑了一声说道。
    “我们是旅行车出了意外,自己寻到这里的。”赵克山摇了摇头。
    “不管怎样来到这里的,你们必须要接受一个残酷的规则。这也是白骨村的逃生规则,他们的祭祀之夜是五天,每天晚上会带走一个人去祭祀给神,你们一共六个人,也就是说你们其中的五个人会被选出来祭祀给神。”
    “这是什么道理?怎么选择?”薛琳没有听完便叫了起来。
    “规则很简单,每个人选出一个人,得票最多的人当选为祭祀者。我和我的同事就是因为没有选择,所以被他们毒打、鞭笞,我的同事已经死了。恐怕我也难逃毒手了。”男人说着脸上浮现出一丝莫名的哀伤。
    这是真实的恐怖,男人说的逃生’规则,让每个人的心里打了个冷颤。面对生死该如何选择?
    林欣望了望身边的其他人,他们会怎么选择呢?
    杜天成和薛琳是五年的夫妻,从相识到相恋到最后的结婚,他们中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,也累积了深厚的感情,可是真的到最后他们会怎样选择呢?
    “不,我不要这样的选择。妈的,我们冲出去。”赵克山站了起来,满脸怒容。
    “怎么冲?外面全部是白骨村的村民,他们是最原始的野蛮人,根本没有法律意识。如果冲出去的话,只会像我一样,落个遍体鳞伤。”男人苦笑着说道。
    “难道就这样任人宰割?我们不要这样,不要。”薛琳拉着杜天成无助地哭了起来。 所有人都不愿意这样,可是却又没有任何办法。
    5.开始
   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,没有一点星光。屋子里很静,静得只能听见彼此起伏的呼吸。每个人都在思索,在命运面前,每个人不得不低头。
    “如果真让选择,我们该怎么选?”黑暗中,罗明说话了。
    “怎么选?抽签,还是我们举手表决?”杜天成问道。
    “也许,也许我们可以和村长谈谈。”林欣试着说了一句。
    “想都别想,如果可以谈的话我的同事就不会死。”有人插了一句话,是那个男人。
    “你他妈的能不能闭嘴。”赵克山愤声骂了一句。
    沉默,没有人再说话。
    天亮了,仿佛瞬间的功夫,黑暗退去,光明来临。光明,真的来临了吗?每个人的心头都沉甸甸的,他们等待着未知的命运。
    薛琳靠在杜天成的怀里,林欣靠着墙壁坐着,她时不时看看身边其他人。罗明和赵克山坐在旁边,那个男人依然躺在地上。
    门被撞开了,之前那个老人带着几个男人走了进来,他就是白骨村的村长王德。他扫了屋子一眼,然后说话了,“这个外地伢给你们说了没,你们准备怎么选择?”
    “你好,王村长。”赵克山站起来,笑着拿起一根烟递了过去。 站在王德旁边的一个男人一把夺过赵克山手里的烟,把他推到了一边。
    “我们选择的人是他。”罗明站起来,挥手指了指旁边的赵克山。
    “妈的,姓罗的,你神经病啊!”赵克山一听,骂了起来。
    “不错,我们选的是他。”杜天成跟着说道,其他人纷纷点了点头。
    “好,把他带走。”王德挥了挥手,身后走过来两个男人把赵克山拖着往外面走去。
    “罗明,你个混蛋。是你带我们来到这个白骨村的,你就是白骨村的人。你们这些王八蛋,第一个就整我……”赵克山的声音渐渐远了,但是他的话却留在了其他人的心里。
    “我们必须选择,否则我们都会死。”罗明说话了,即使他不说,其他人也理解。 “他的话也不无道理,的确是你带着我们来到这里的。”薛琳若有所指地说道。
    “也许我们应该准备好选择下一个人,或者想想离开这里的办法。”罗明没有理薛琳,走到了窗边。
    时间过的很慢,仿佛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人步步惊心。

    罗明依然站在窗边沉思,他已经吸了五根烟,而杜天成则抱着妻子坐在一边静静发呆。林欣和叶子菲靠在一边,她们已经感觉到生生的恐怖。那个男人躺在地上,倒是显得不慌不忙。
    突然,罗明径直走到那个男人面前冲着他打了一拳,那个男人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呻吟,罗明的第二拳又打了上去。
    “别,别打。”男人叫了起来,声音因为疼痛而显得轻微细薄。
    “你干什么?”突然的变故,让其他人有些意外。
    “你是不是白骨村的人?老实告诉我,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罗明低声问道,同时示意杜天成站到窗边监视外面的情况。
    “我……我是外地人啊……我。”男人辩解着。
    “是啊,你看他身上的伤,罗明,你是不是搞错了?”薛琳问道。
    “那好,如果你不是白骨村的人,你为什么那么巧在我们进村前出现在我们眼前?然后又这么巧和我们关在一起,把白骨村的祭祀规则讲给我们听?你一定会说那是王德让你这么做的吧?但是你醒过来的描述根本不合常理,你既不讲自己的姓名,也不讲自己和同事因为什么事情来到这里。你直接带着我们进入正题,让我们听清那个逃生规则。最主要的一点是,这里,你怎么解释?”罗明一把抓住那个男人的手腕,那里有一个硬币大小的烫伤。
    “这个烫伤,我记得那些村民男人身上也有。”叶子菲忽然叫了起来。
    “说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否则,你今天别想活着出去。”罗明的声音变得越发阴沉起来,同时左手用力按住了男人的脖子。
    “我说,别打我了,我说就是了。”男人涨红着脸,咳声说道。
    6.计划
    男人的确不是白骨村的人,他叫谢伟。一个月前,他和几名朋友参加一个旅行团,结果被导游带到这里。

    谢伟并没有撒谎,他和几名朋友就像现在的罗明一行人一样,面临着被当作祭祀者的选择。和他们不一样的是,谢伟的几个朋友宁可和村民们拼了也不愿意做出那么残忍的选择。但是,谢伟可不愿意跟他们做拼命三郎。于是他偷偷找到了村长王德,并且答应说服那些朋友答应村长的要求,当然他希望王德能放过他。
    就这样,谢伟的几个朋友全部被他出卖了,成了神的祭祀者。而谢伟一人活了下来,虽然活了下来,但是白骨村的人并不让他离开,他在这里时刻遭受着非人的虐待。最后他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加入了白骨村。,
    “你那几个朋友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叫陆云浩的?”罗明听完他的话后问道。
    “是,你怎么知道?”谢伟愣住了。
    “我是受他父亲的托付前来寻找他的下落的,没想到这趟水竟然这么深。”罗明叹了口气。
    “其实,那些被选走的人并不是拿去祭祀了。”谢伟眼珠子转了一下,轻声说道。
    “什么意思?”罗明身体一怔,呆住了。
    “白骨村其实有一条暗道,那里是他们的祠堂。所有被选的人都在那里。有一次我见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从里面出来,身上还有一股来苏味,我觉得他们可能在下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。”谢伟说着神情变得激动起来。
    听完谢伟的话,罗明沉思了片刻,然后抬起头说,“谢伟,你想不想离开这个鬼地方?”
    “想啊,当然想。”谢伟点了点头。
    “那好,下面你要听我的安排。我们一起逃出去,不过可能会失败,但是总比呆在这里成为人家的案板肉强。”
    “是的,我受够了。我听你的安排,其实我出卖朋友后我就后悔了。”谢伟用力点了点头。
    天渐渐黑了下来,又是一天过去了。
    罗明拿着手里的地图,指着上面说:“这就是白骨村的结构,我们现在被囚禁的地方离暗道口有十米的距离。谢伟刚才说了,中间有四个守卫,再过十分钟是他们守卫吃饭的时间,我们到时候就冲过去。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,只要我们进入暗道,他们就不敢追过来了。那里是他们的禁地,没有王德的批准,不让随便进去的。”
    “可是,那里能通往外面吗?”薛琳提出了疑问。
    “一定可以的,要不然那些人是怎么进来的。就算不能,至少我们也得试着去把赵克山救回来吧!他毕竟没有什么大的罪过。”罗明顿了一下说道。
    “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,否则我们就会像谢伟的其他朋友一样,被祭祀给神。”杜天成拍了拍罗明的肩膀,赞同罗明的看法。
    “我这里有防狼棒,也许能帮上忙。”林欣说着从包里拿了出来。
    “太好了,我们马上出发。”罗明接过防狼棒兴奋地说道。
    7.暗道
    防狼棒在守卫的村民身上成功地产生作用,罗明和杜天成把电倒的村民拖到一边,然后和其他人蹑手蹑脚地向暗道的路口走去。
    谢伟对暗道也不了解多少,他只知道入口在哪里,并不知道里面的结构。一走进人口,林欣便感觉一股阴沉的风灌人身体里面,为了安全起见,他们走成了竖字排。谢伟走在最前面,然后依次是罗明、薛琳、林欣、叶子菲、最后是杜天成。
    眼前是一片漆黑的甬道,脚下的路面也有些崎岖不平。大约过了十几分钟,一个光点渐渐出现在眼前,然后变得越来越大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与此同时,前面传来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。
    “我们,好像……好像到了。”前面的谢伟停了下来。
    “这样,我和谢伟先过去看看,杜天成你看着其他人。”罗明回头轻声说道。
    林欣盯着罗明和谢伟向前走去,她忽然有种莫名的不安。就在她还没有来得及想的时候,地面猛地晃动了一下,然后脚下一空,身体急剧下坠。她听到旁边薛琳惊声的喊叫,几秒后身体撞到一个硬物,疼痛瞬间蔓延到全身,她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……
    林欣记起了在旅行车上做的那个梦,在一片黑暗的混水中,她像一条没有方向的鱼,不停地往前游,前路仿佛没有尽头,只有无尽的黑暗。
    现在,前梦继续。她看见了光明,黑暗的尽头是一个如同水晶官的宫殿,那里站满了长着白色翅膀的天使,只是他们的笑太过恐怖,甚至狰狞凶狠,让人无法与天使联想到一起。林欣看着他们一步步向自己走来,冰冷的寒气也一丝一丝向她的身体侵蚀,她用力叫了起来,想要挣扎,腿上却传来一阵巨痛,让她无法忍受。
    林欣醒了过来,腿上的疼痛依然在继续,她看见自己躺在一张铁床上,旁边站了一个穿着白大褂、戴着口罩的男人,他正拿着什么东西往自己的身体里面注射。
    “不要,不要。”林欣叫了起来,可是却没有一丝力气挣脱。
    “林欣,林欣,你没事吧!”耳边传来一阵人的呼唤声,林欣睁开眼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刚才的噩梦竟然是梦中梦。
    “我们,我们在哪?”林欣坐了起来,眼前一片漆黑,什么也看不见,她只知道刚才的呼唤声来自薛琳。
    “不知道,我们刚才从暗道上陷了下来。”杜天成接口说道。

    “那怎么办?他们呢?”林欣想起了罗明与谢伟。
    “他们可能还在上面,走,我们找找出口吧!”杜天成说着站了起来,摸索着向前走去。
    往前走了几步,林欣忽然想起自己口袋里还有个打火机,于是她拿了出来,按了一下,火光亮了起来,眼前的景象出现在眼前。
    “啊!”薛琳叫了起来,她的对面赫然立着一个骷髅,因为太过接近的缘故,那个骷髅差点贴到薛琳的身上。
    林欣也吓了一跳,她慌忙四处照了照,这是一个大约三十多平方的空间,但是里面有七、八具形态各异的骸骨。
    “我的天,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?”杜天成盯着眼前的景象,张大了嘴巴。
    8
    杜天成依然在寻找出口,所有的墙壁几乎已经被他敲了一个遍。但是却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出去的蛛丝马迹。
    “这些都是什么人啊?不会是祭祀给神的人吧?”林欣问道。
    “这里一定有出口,要不然这些骸骨是从哪来的?”杜天成没有回答林欣的问题,自言自语地说道。
    “也许和我们一样,是从上面掉下来的。”薛琳提出了不同看法。
    “不,不可能。”杜天成摇了摇头,把手按在墙壁上一寸一寸挪动。
    “你们看,这是什么?”林欣突然叫了起来,她指着地上一个骸骨说道。
    在那个骸骨旁边有一张身份证,薛琳捡起来看了一眼,喊出了上面的名字,“陆云浩。”
    “那不是罗明说要寻找的人吗?难道是这个骸骨?”林欣呆住了。
    “砰!”杜天成停住了挪动的手,跟着旁边的一道墙壁响了响,从中间闪开了一条缝。

    “找到了。”杜天成欣喜地喊了一下,然后钻进了缝里。
    “走,我们快走。“薛琳拉着林欣跟着钻了进去。
    走道很窄,只能容下一个人。三个人慢慢向前走着,片刻后眼前出现一个洞口,他们走了出去,然后看见一个人站在对面微笑着看着他们。
    “欢迎你们来到地下世界。”那个人是王德。在他的身后,站着几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,让林欣感到意外的是,谢伟竟然也和王德站在一起。
    “谢伟,你出卖我们?”杜天成顿时明白了过来。
    “什么叫出卖?知道我为什么千方百计要你们选出一个人吗?因为我想离开这里,我想回到外面的世界。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们这里的逃生规则,可是你们没有人听。非要选择冒险离开,现在你们谁也逃不了了。”谢伟冷笑了一声,说道。
    “那罗明呢?”林欣问道。
    “他当然是被我带到了实验室,如果不是你们正好踩到了机关,现在你们一定都在实验室了。”谢伟说道。
    “什么实验室?你们到底于什么?这里是什么地方?那些死人的骸骨又是怎么回事?”杜天成彻底蒙了。
    “想知道吗?不要着急,每个死去的人都应该明白他为了什么而死去。现在,我带你们去参观我的地下王国。”王德笑了笑,然后转身向身后的走道走去。
    在一个封闭的空间,林欣见到了罗明。他躺在里面,身上全部是黑色的管子,旁边有一些身穿白色防护服的人正在忙碌着。这种场景就像国外的生化大片里的景象一样。
    “人类一直以来对基因的研究都只在于表面,因为人性善良的缘故,所以没有人敢进一步地研究。1935年,冥村出了一名很厉害的医生,他可以让死去的人复活。当然,很多人说那只是一种迷信传说。我也不信,可是直到我有一天在冥村的族谱里看到了真实的记载,于是我决定要把这种传说变为现实。”
    “那些所谓的祭祀者,都是你用来实验的对象?”杜天成恍然大悟。
    “不错,其实一直以来冥村都有这样的实验。随着实验的进一步进化,我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。这样的进步吸引了和我合作的老板们,他们给我建造了这个庞大的地下王国供我研究。”
    “你简直是医学的败类,那些人都是你实验失败的结果吧!”此刻,林欣明白了过来,刚才他们在那个封闭的空间里看到的骸骨都是曾经的实验者。
    “不,我有一个很响的名字叫鬼医。这是你们在死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个名字。”王德说完,转头向旁边的人挥了挥手。
    9.逃走
   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过来的时候,顶上的灯闪了几下,然后灭了。
    躺在封闭室里的罗明突然站了起来,然后用力扯掉了身上的管子.一时之间,整个实验室乱做一团。
    慌乱中,罗明冲到了林欣身边,然后把一个东西塞到了她手里,“快,沿着左边的门冲出去,那里是出口,快。记住,出去报警。”
    没有多想,林欣向出口跑了过去。冲出去后她才发现罗明塞给她的东西是那根防狼棒,她疯了一样向前狂奔着。
    罗明说的没错,那里是通往外面的出口。虽然眼前一片漆黑,但是丝毫没有阻挡林欣的脚步。她想起落在王德手里的罗明、杜天成和薛琳、叶子菲,不禁忘记了所有的疲劳与辛苦,冲出去的念头让她无法停下脚步。
    不知道走了多久,她终于看到了曙光,出口慢慢出现在眼前,她的脚步也慢了下来。
    阳光照到了脸上,林欣感觉从地狱回到了人间。前面是一条宽广的公路,她逃了出来,眼泪也随之落了下来。

    公路上缓缓驶过来一辆警车。她慌忙跑到公路中间用力挥了挥手,车子慢慢停了下来。
    “林欣,你怎么在这里?”车窗摇开,一个人钻了出来,他竟然是导游小李。
    “你……你不是死了吗?”林欣愣住了。
    “我没死,我被车甩到了山下,还好遇见了几个户外旅行的人,把我带回了市里。正好,我和警察局的队长一起去现场。”小李指了指旁边开车的人,那个人穿着一身警服,他冲着林欣点了点头。
    “那,快……快去救其他人。”林欣坐到了车上,然后连惊带吓地把事情原委告诉了他们。
    车子慢慢开了下去,半个小时后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。
    “怎么停了下来?”林欣愣住了。
    “其实你说的白骨村的事情我知道,那个谢伟我也认识他。”小李忽然说话了。
    “你什么意思?”
    小李伸起手腕冲着林欣扬了扬,在他的手腕上有一个和谢伟一样的硬币大小般的烫伤。林欣睁大了眼睛。
    “谢伟是我的同事,我们还有个同事叫陆云浩。我们就像你们一样被困在白骨村,不过我们做了那个选择,陆云浩被选了出来。我被放了出来,谢伟却留在了那里。白骨村需要实验对象,但是又怕被人发现,所以总是找很多障眼法,包括所谓的祭祀者。我不得已加入了他们,但是却必须要为他们服务。”小李说着,伸手扼住了林欣的脖子……
    那些天使的翅膀慢慢变成了黑色,笑容也变成了魔鬼。林欣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见自己的周围全部是尸体,赵克山、杜天成、薛琳、叶子菲,最后是罗明。
    她开始奋力地哭喊起来,可是没有人听到。她忽然想起小李导游给他讲的话,也许有一种办法可以不死,想到这里,她冲着外面大声喊了起来…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